★本文章非原創作品,乃App乙女文字遊戲Be My Princess之翻譯作品。

 

Strict Glance嚴厲的視線

(宴會場合)

Alan: 「這裡請,我的公主。這裡人很多,所以不要和我分散了。」

「好、好的。Alan王子,謝謝你。」我說。

吊燈在我們的上方如同星星般地閃耀。

在我們周圍的女士們穿著美麗的禮服以及帶著絢麗的首飾。

我發現自己又來到了Noble Michel城堡的大廳。(一開始和6位王子相遇的宴會場合就是在這裡)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又再一次回到這個地方...我還是不確定像我這樣的局外人是否可以出現在這個地方...

而且Glenn王子的話現在仍然在我心中縈繞不去。我想起數天前,他和我說的那些話。

 

「妳不應該來,妳只會讓自己難堪。」

 

Alan王子才剛跟我說要和我一起來宴會,Glenn王子就突然用冷漠的聲音說出那些話。

他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沉浸在我的思考中,然後Alan王子捏了捏我的手。

「妳不需要這麼緊張。我和妳在一起。」

「嘿,謝謝你,殿下。」

Alan王子是個很棒的赴宴護衛者,但是他自己似乎也有點緊張。

「我哥哥在哪裡? 我也沒看到Yu。」Alan王子噙著淚,墊起腳尖,以目光四處環顧著整個會場。

但是他嬌小的身軀讓他的視線無法穿透環繞在我們週遭的人海。

「這裡這麼多人,大概是很難找到他們了。」Alan王子說。

我陪著Alan王子一起尋找Glenn王子還有Yu。

就在那時,突然一陣騷動。

「在那裡! 那是Roberto王子!」某位紳士說著。

「Edward王子也在他身邊!」

什麼? Roberto王子和Edward王子?

我直接看向騷動的來源,然後注意到兩位王子對著我的方向微笑。

「我親愛的Christine,妳在這裡啊! 我有預感我們會在這裡見到妳。」Roberto王子微笑著說。

Edward王子接著說: 「我想是我先看到她的,Roberto王子。」

在場的賓客沒有人的氣質能夠和這兩位王子相比。

當兩位王子親暱的和我打招呼時,在旁的女士們互相交換眼神。

「妳覺得那個年輕的女人是打哪來的?」

「她和Alan王子在一起,所以...」

「或許是他的褓姆?」

(呃...褓姆...)

我確實是個設計師,但我想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我無法控制別人對我有錯誤的想像。

我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Roberto王子轉向我,對我伸出手。

「等等舞會就要開始了,能請妳賞我一支舞嗎,Christine?」

「抱歉打擾了,但是如果妳還沒有決定舞伴,那麼...如果妳願意和我跳舞,我將不勝榮幸。」Edward王子說。

嗯...

「我承諾如果妳願意和我待在一起,妳將會有個美好的午後。」

在旁的女士開始議論紛紛:「看來她並不是褓姆。」

「我很好奇她究竟是誰? 我也希望可以被邀請跳舞啊。」

我又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Roberto王子說: 「所以妳願意和我跳支舞嗎,或者是選擇Edward?」

我可以感覺到Roberto王子的視線停留在我身上。

我選...

1. Alan王子。(為了本線的獵物起見,我選了小正太。)

2. Roberto王子。

Roberto王子

「我很抱歉,這個午後我已經和人約好了。」我把手放在Alan王子的背後說著。

Alan王子挺起胸,嘟著嘴說: 「是啊,你不能忽視我!」

「Christine是我的公主,我不能把她讓給其他人。」

Roberto王子微詫: 「你真是個盡責的騎士啊,Alan王子?」

Alan王子對著Roberto王子說話的時候毫不退懼。

Edward王子則是微笑看著Alan王子。「看來有新對手出現囉。」

「我不覺得我和這麼年輕的對手有什麼好比的。」Roberto王子說。

「我們走吧,Christine。」Alan王子以很有風度的表情,牽著我的手。

在離開之前,我對兩位王子淺淺地鞠了恭。

「我哥哥剛剛就在這個方向。」

「噢,真的嗎?」

Alan王子看起來很開心,然後開始跑了起來。就在那時一位男士在他前面踏出腳步。

他是...?

這是位較為年長的紳士,他的眼神沒有顯露一絲情緒。

「Kaneda叔叔...」

(Alan王子認識他?)

「殿下,如果你在這個地方跑步,你會受傷的。」

「我...我知道!」Alan王子紅著臉回嘴。

Kaneda爵士用一種命令的眼神看著Alan王子。他是一位又高又瘦的男子,他一出現,就有種壓迫感的氣勢。

有Kaneda爵士在場,Alan王子看起來並不是太自在...他抓住我的襯衫,然後把視線移開。

Kaneda爵士注意到他的反應,然後冷冷地微笑。

「殿下,你介意幫我拿點喝的嗎? 我老了,我的腿不聽使喚了。」Kaneda爵士說。

「好的,我很快就會回來。我們走吧,Christine!」小王子說。

Kaneda爵士搖了搖他的頭。「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位年輕的小姐,我可以和她說一下話嗎?」

Kaneda爵士不自然地笑,Alan王子很快地消失在人群中。

他有什麼原因需要單獨和我說話嗎?

「很榮幸認識妳,Pearl小姐。」(我設定的姓氏)

「噢?」他怎麼知道我是誰?

「我對於妳『對付』小王子的方式感到非常印象深刻。」

這個人到底想說什麼?

「我無意『對付』任何人。」我說。

「噢,請原諒我。此外...妳是從哪來的,Pearl小姐?」

我的家鄉? 我感覺到他在針對某些事情...

這位爵士看著我的方式就好像試著要從我身上推估出什麼答案一樣。

很明顯的,他並看不起我。

我應該要怎麼回答...?

1. 捏造謊言。(因為這老賊感覺不安好心,所以我選了這個答案。)

2. 告訴他實話。

(來看看他會怎麼反應...)

「我打從菲利浦國來。」我這麼說,試著想要搞清楚這個人。

這位爵士笑著說,「真是奇怪,我怎麼聽說你是從Orien來的?」

很好,所以他知道我的背景。

「是啊,我的確原本是從Orien來的。」

「我知道。你的家人開店,對嗎?」

為什麼他知道這麼多? 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我得從現在開始小心提防他...

「沒錯,我家是開一間傳統的糖果店,在當地很受歡迎。」

「糖果店...哈哈哈! 一個從糖果店來的女孩竟然在皇室工作? 這真是太可笑了!」爵士笑著,「雖然我知道妳有進入皇室的野心。」

「我...」

他說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要羞辱我?

爵士繼續用一種狂妄的方式笑著...這大概就是Glenn王子說的,我只會讓自己難堪。

他指的大概就是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握起拳頭,試著隱藏起我的怨氣。我得回話,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這麼做,會給Glenn帶來麻煩,所以我抿起嘴唇。

這是怎麼發生的? 我覺得好丟臉,我可以感覺到眼淚在我的眼框打轉,就在那時,突然間,我感覺到我的手被什麼溫暖的東西握住。

「很高興又再次見到你了,叔叔。」

「Glenn王子...」

Glenn王子?

Glenn王子用一種充滿尊嚴的表情看著爵士。當Glenn王子用嚴峻的表情看著他時,爵士的臉抽動了一下。

Glenn  

「這位女士答應要和我共舞,所以請恕我們先行離開。」

他...

「下次再說吧。」Glenn冷靜的說著,然後帶我離開。

我們留下站在原地不動的爵士離開了。

「嗯...謝謝你幫了我...」一聽到我這麼說,Glenn王子就別開了臉。

「我警告過妳的...像那樣的人總是會在這種場合出現。」

「妳讓妳甚至根本不認識的人嫉妒你,有時候他們就會不必要地去探訪妳的隱私...這是很可笑的。」

現在我意識到這件事情了,Yu也曾經對我說過類似的話。Glenn王子就是因為知道這點,所以才警告我不要來。

「我不知道他跟妳說了什麼,但是不用擔心。不用為了這種事情花心思。」

他很體貼,以他自己的方式。謝謝他,我才能夠再一次冷靜下來。

「所以...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王子一直握著我的手往前走。在我意識到之前,我們已經走到了大廳的中央。

「這是...?」

「我已經跟妳說了,跳舞啊。」

「你...是認真的嗎?」

當王子堅定的這麼說時,燈光打在我們的身上。我對於他的回應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想你應該只是要幫我離開那裡吧。」我說。

「如果我們不跳舞,他應該會覺得很奇怪吧?而且在這裡,剛成年的人要先開起頭舞,這是傳統。」

「我,我不行! 你可以去邀請其他人...」

「我不想跟其他人跳。其他的女生實在是太大驚小怪...可是妳不會,所以對我來說壓力就不會這麼大。所以我要和妳跳。」

這就是他的理由嗎?

「我不會跳舞。」

我抽回我的手,轉身離開。Glenn王子拉回我的手,把我轉回來再一次看著他。(尖叫!!!!!!/////)

「你之前和Keith跳過舞,但是不跟我跳嗎?」Glenn王子說。

「他強迫我和他跳的。」

「然後我幫了妳,對嗎? 這就是起頭。只要跟著我,妳不會有事的。」

Glenn王子說著,然後把手放在我的腰間。就在那時,浪漫而且歡欣的旋律開始起奏。

 

「左腳向前。現在換右邊。然後左,右,左。」

「像這樣嗎?」

「對。現在往右轉。然後左手舉起,其他交給我。」

Glenn王子引導我的舞步時,溫柔地托著我。他在耳邊輕聲給我指示,我感覺到愉悅的感受穿過我的身體。

「妳跳得並不差啊。」

「那是因為殿下你引導得好。」

「這倒是真的。」

Glenn2  

通常他的話都語帶諷刺,但他今天的說的話似乎帶著愉快的氣氛。

就像是盛開的花朵,我們兩人在舞池旋轉、旋轉。其他的賓客則是讚歎地看著我們起舞。

「就要到尾聲了,過來,靠近我一點。」

「嗯,好。」

我跟著音樂的節奏,然後隨著旋進Glenn王子的懷中。他的手背以及胸膛輕輕地環繞著我。

Glenn王子今天還真有點迷人...

當媒體出現,環繞在我們周圍,我覺得有點緊張。

一連串的鎂光燈開始閃爍,他們開始對著我們猛按快門。

「發、發生什麼事?」

「保持鎮定就好。」Glenn王子帶著冷靜的表情說著。

當Glenn王子輕聲對我說話時,他的氣息吹入我的耳中。我的臉紅了起來,然後慢慢地點頭。

「請問這位和您在一起的小姐是什麼人呢?」

「這是否意味著,隨著您的成年儀式舉行,您也要同時發布訂婚的消息呢?」

訂婚?!

我僵直地站在媒體面前,Glenn王子則是對著他們微笑。

「她是最近為我們王室家族服務的設計師,我今天所穿的套裝就是她的作品之ㄧ。」

Glenn王子...

「這真是件非常好看的套裝。」

「看起來還真有點世界知名設計師Jean Pierre作品的味道。」

「妳是知名設計公司出身的嗎?」

「是的,我曾在Pierre先生的公司工作,這大概是為什麼你們可以從我的作品上看見他的影子。」

當我回答記者們的問題時,鎂光燈不斷地閃爍。

「噢! 皇室設計師是Jean Pierre所訓練出來的!」

「在看過她的設計天份之後,我相信未來可以更常穿著她的作品出席場合。」Glenn王子說。

記著們拿著麥克風採訪我時,似乎都對我感到印象深刻。

Kaneda爵士站在幾步之外的距離,對著我們咬牙切齒。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他不喜歡我太過靠近Glenn王子嗎? 或者是他不喜歡像我這樣的平凡人待在皇室裡?

我的心中充滿了疑問。

我站在環繞的閃光燈圈裡,看著Kaneda爵士消失在人群中。

 

「妳今天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啊,Pearl小姐。」

「沒有啦...」

我們坐在禮車中,Yu親切的話在我的耳邊迴盪。我看著Noble Michel城堡逐漸消失在視線之外。

「一切都要感謝殿下,我們才能享受這個夜晚。」

Alan王子在我身邊睡著了,我輕撫Alan柔軟的頭髮,悄聲地說著。

「我沒有做什麼。Alan滿臉驚恐地跑來找我,所以我才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是Alan王子叫Glenn王子過來的嗎? Alan王子真是個大功臣。

我低頭看著Alan王子的睡臉,輕輕地笑了。

「我已經對媒體做出聲明,所以妳從現在起得認真工作了。」

「當然!」

Glenn王子不再說話,他轉頭看向窗外。他寬容但是笨拙地說了這些話。

我開始了解真正的Glenn王子是什麼模樣了。我覺得今天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又拉近了一點。

「今天真是很長的一天。」

「對於不習慣這種場合的人,今天一定非常累人吧。」Yu說著。

「我一整天都覺得好緊張,但是Glenn王子似乎很擅長應付這種場合,我真的覺得很讓人佩服。」

能夠招呼賓客,還有在他們面前發表演說...然後開舞以及參加派對來問候Orien的人民們。

我或許錯了,如果是我,大概沒有辦法做到這些。

Glenn王子6  

「那沒什麼。最困難的部份是明天的遊行。」

Glenn王子嘆了口氣,看起來有點痛苦。

最困難的部份...?

「等到事情都結束後,或許你需要放個假?」Yu親切地說著。

「你說的對。行程表就交給你了。」

Yu點了點頭。

看起來在這場即將到來的成年典禮尾聲,有什麼困擾著Glenn王子...我能做的就只有抓抓頭,思考那到底是什麼事情。

 

「我想洗澡讓我緊張紓緩不少...」我回到我的房間,終於可以享受安靜的片刻。

「但是讓Glenn王子困擾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呢...」

那些他在禮車中所說的話。我沒聽過他說過什麼軟弱的話,但是那些話的確...

「有什麼比派對或者是遊行更難克服的問題嗎?」不管我怎麼想,就是找不出答案。

當我正在思考的時候,有人敲了門。

有可能是Glenn王子嗎?

想到這裡,我慢慢地打開了門,但是站在門廊的卻是Yu。

「Yu。你怎麼在這裡?」

「我看見妳房間的燈還開著...所以我想妳應該還醒著。」

所以不是Glenn王子啊...可是為什麼這讓我有點失望...?

「我帶了一些熱牛奶跟蜂蜜,妳要喝嗎?」

「好的,謝謝。你要進來嗎?」

我表現的開朗點,好隱藏起我的失望。我對Yu比了手勢示意他進來,然後坐在沙發上。

「我已經好久沒有喝熱牛奶跟蜂蜜了。」

「當我們都還小的時候,妳很喜歡喝。」

「你記憶力真好。」

「當然,我記得妳的每一件事情,Christine。」

Yu的話就像蜂蜜一樣甜,像牛奶一樣溫暖。

「妳今天一定累壞了,我想這些一定能夠讓妳放鬆。」Yu笑了,然後舉起杯子用唇抿了杯口邊緣。

但是我還是很疑惑...我平靜地坐著,把牛奶也舉到我的唇邊,然後看著Yu。

我好奇Yu究竟是如何、還有何時成為皇家隨侍的? 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所以關於這點一無所知。

「嘿,Yu...」

「嗯?」

「你是什麼時候成為隨侍的?」

「噢...」

當Yu回想起過去,他把視線別開了。

「當我母親過世的時候,我們搬到離你家很近的地方。不久後,我的父親也跟著去世了。」

「喔...」

「就在當時,一位皇室的僕人來看我。我母親曾經在皇室工作,然後女皇對她的評價很好。他們邀請我到皇室工作,並且支付我的學費。」

「原來如此...」

「我沒有家人,而且沒有地方可去,但是女皇對我非常慷慨。我真的非常感謝她為我做的一切。」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

當我們都還小的時候,在他身上已經發生這麼多事...

「現在我忙著替殿下工作,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回想過去。」Yu聳了聳肩,然後笑了。

「呵呵,我了解。」

我們看著對方同時笑了。我想我應該趁Yu在這裡問問Glenn王子的事。

當我這麼想時,Yu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

「事實上,我欠妳一個道歉,Christine。」

「什麼?」為什麼他要道歉?

「當你在Kaneda爵士旁邊時,事實上,我就站在附近。」

所以他全聽見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辦法保護妳。我很抱歉。」Yu說完這些,就對我欠了欠身。

我馬上把手放在Yu的肩膀上,「你不需要為這件事情道歉! 而且殿下來了,所以沒發生什麼事情。」

「關於這件事...殿下們...Alan王子以及Glenn王子非常不喜歡Kaneda爵士。」

「真的嗎?」我的確有注意到Alan王子有點嚇到...

「Kaneda家族是Kashiragi的敵對家族,妳今天看到的那位是那個家族中最年長的子孫以及首位繼承人。」

Yu在說這些話時,眼神中帶有悲傷。我可以從他的嚴肅口氣中聽出這兩個家族的敵對情況有多嚴重。

 

「無論Kashiragi家族做了什麼,Kaneda家族總是毫無理由地不停反對。這場成年典禮的最後一個行程,就是和Kaneda家族的晚餐聚會。」

「這就是Glenn王子所說的,最困難的部分嗎?」

Yu點點頭。

 「當殿下還是個孩子時,光是提到他得會見Kaneda爵士,就會覺得不舒服。」

一個從糖果店來的女孩竟然在皇室工作? 這真是太可笑了!

我想起爵士侮辱我的那些話。一想到那些話,我就可以很輕易地和Glenn王子的感覺連結在一起。

 「儘管殿下這麼覺得,他還是幫了我。」

 「而他也知道,他這麼做也就意味著他會在晚餐聚會上被斥責。儘管Glenn王子並不是會展現軟弱一面的人,但我還是很擔心這件事。」

 「Yu,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

當我這麼問時,Yu平靜地笑了。他輕輕地拍我的臉。

 「妳只要做妳自己就好了,Christine。Glenn王子能夠應付那個討人厭的Kaneda爵士的。那時如果沒有妳,他也做不到。」

Yu停頓了一下,「如果殿下看起來很沮喪,那麼我希望妳能為他微笑。當然我也會盡我所能,所以如果妳能這麼做,就是幫了我大忙。」

Yu輕輕地拍了我肩膀,然後就離開了房間。

我在房間裡,想著Glenn王子的事。

 「Glenn王子...他從一個他光是想到就感到不快的人手中保護了我...」

我希望這不會在晚餐聚會讓他的處境變得更艱難...無論如何,我想幫他。

我想著這件事,把手中拿的牛奶喝完。這真是有魔法的牛奶,它帶走了我的疲憊,舒緩了我的緊張。

我希望自己能夠給予Glenn王子相同的魔法。

我能做的...我能做的...是什麼呢?

我環顧房間四周,然後視線停在之前做領帶時,剩下來的碎布。

 「我知道了! 我可以做一個護身符給他! 」

在我回神之前,很快地已經過了凌晨三點。但是我既不累,也不想去睡。

這樣,殿下就能夠保持笑容了。整晚,我一邊想著這個願望,一邊縫著每一針。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晨月 的頭像
沐晨月

晨月˙獨白

沐晨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菲希納
  • 前面好浪漫XD!
    像這類型懂得呵護、保護女生的男人真得很有魅力0///0

    GLENN中文翻譯是葛藍嗎?(思

    覺得沐沐翻譯的很好耶@3@!!業餘可以當翻譯師?
    是說要不要在加一些遊戲的插圖阿XD?
    感覺會變得很專業wwww
  • 嗯嗯,這位王子雖然年紀最小,嘴巴很硬,可是其實很照顧女主角的說!
    Glenn我想應該翻成葛林會比較貼近吧...就發音來說...

    謝謝菲菲,我翻譯的其實還滿隨性的,讀起來順意思差不多就好,文字沒有特別去雕琢什麼的XD
    遊戲的插圖非常少啊不是我要說,上一隻我把整個故事完玩竟然只拿到4張圖(驚)可是我看那個相本應該要有10來張的...要插圖的話根本只能自己腦補自己畫啦www(喂

    沐晨月 於 2012/10/01 19:51 回覆

  • 菲希納
  • 年紀小才好阿wwwwwwwww(艸

    原來是翻成葛林比較好阿@@!

    咦咦!?只有四張(囧
    是成本比較少的關係嗎0w0"a

    如果怨念太深可以來畫畫同人圖阿www(炸
  • 這位太太自重啊wwww
    其實我覺得反成葛林不好聽啦,所以索性不翻w
    其實CG圖還滿多張的,但是我只有開到4張,可能我技術不好吧沒有選到對的選項XDD
    同人圖喔...可是很少人玩這個遊戲共鳴好少啊(yay)

    沐晨月 於 2012/10/01 2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