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非原創作品,乃App乙女文字遊戲Be My Princess之翻譯作品。

Sunflower's Embroidery向日葵的刺繡

「好,完成了。」我完成了向日葵刺繡護身符,把它舉在空中,往後躺倒在床上。

「我希望王子會喜歡它。我在上面刺了向日葵,希望能讓王子打起精神,但是...

他大概會覺得有點幼稚吧,但這個應該會有用。我希望能夠幫助殿下。

這個想法支持著我做了整晚的護身符。我看看四周,發現已經破曉。今天早上的陽光好亮啊,看起來就像我兩個晚上沒睡。

但是遊行就在今天了,幸好我來得及做完。

「現在有點早,但是我要去找Glenn王子。」

我把裝著護身符的粉紅色信封握在胸口,然後往Glenn王子的辦公室走去。


「請問你在嗎,殿下?」我敲了辦公室的門,想確認裡面有沒有人。

但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早晨的靜謐圍繞著我。

我想有點太早了...

如果是我,在這個時間大概也是在皇宮附近散步吧。

早晨的空氣很清爽,我看向窗外,從這裡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花園。綠葉閃閃發光,像是在陽光底下的寶石...

真漂亮...

當我小的時候,我在童話故事中讀了一個關於森林的故事。當我進到花園時,看到的景色就像是我在童話書中看到的那樣。

「我從來沒想過在皇宮城牆的後面,會有這麼大的一個花園...現在我知道了,這真是個讓人驚艷的地方。」

穿過玫瑰拱門,就能夠到達大理石噴泉。

我把我的雙臂向外張開,就像是我在花園中行進。

有張長椅。如果能在那邊閱讀或者是坐著享受餐點,一定很有趣。

我坐在樹蔭底下的長椅上,想像飛到千里之外。

「風也感覺好舒服啊...」微風涼涼地吹在我的臉上,我沉浸在和煦的陽光下,我的眼皮開始變得沉重。

「嗯...」在我意識到之前,我已經躺在長椅上幾乎快睡著了。

當Christine睡著的時候,Glenn到了辦公室,看起來有什麼麻煩。

「該死! 沒有用!」他擔心他準備在遊行上發表的演說。不管他怎麼試著記住,他就是無法專心。

「如果只有遊行的話倒是還好,麻煩的是後面的事。但是抱怨也沒有用...我得試著去習慣。」

Glenn王子6  

「振作點,Glenn!」王子對自己說。

Glenn王子拍打自己的雙頰好堅定自己的決心。

「我得去外面讀,吹風或許會好點。」

他嘆了口氣,走出辦公室。


「嗯? 有人在那?」  Glenn王子來到花園,看向花園長椅,皺起了眉頭。但接著他的嚴肅表情就放鬆了。

「嗯...」

「妳為什麼睡在這裡? 妳不能克制點嗎?」

Glenn2  

儘管如此,Christine還是沒醒,她只有搖搖頭,像是要把他趕走。

「她就跟小孩一樣...」

Glenn王子6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把她叫醒?」

Glenn王子用好奇的眼光看了她,然後開始玩了起來。但不管他怎樣搔她癢,或是捏她鼻子,Christine就是不醒。 (這位王子,你的演講呢...)

「奇怪的女人。」當王子輕輕地說時,Chrstine翻了身。在此同時,信封掉落在Glenn王子的腳邊。

「這是什麼?」信封上面寫著「給Glenn王子。」

「給我的?」他看了信封裡面,然後看到一個漂亮的護身符,上面刺有向日葵的花紋。

「她做了一個護身符給我? 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Glenn王子自言自語,然後搓搓Christine的頭。他的壓力也放鬆了。

「謝謝妳。」

Glenn王子帶著微笑,離開了花園。

 

我在作夢。是之前作過的,一個同樣的、充滿懷念的,朦朧的一個夢。

「謝謝妳,在這裡我有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是那個眼神讓我充滿深刻印象的男孩。他的眼睛濡濕,輕輕的拉著我的頭髮。

「我們以後還可以在這裡玩啊。」我說。

「我很想,但我想我應該再也見不到妳了。」

「有一天會的,說好了。」我伸出我的小指,他悲傷地微笑了。

回憶讓我的心突然鼓動起來。因為那或許是我的初戀。

我覺得他好像是某個我認識的人...為什麼我想不起來?

 

「公主! 起來了!」

「呃?! 什麼?」

噢,我睡著了...

「就算有毯子,妳也不能睡在這裡啊。」Alan王子嘟著嘴說。

「毯子?」我半睡半醒地往身上看,一條很大的毯子蓋在我身上。

這是誰做的呢?

1. 殿下? (雖然選這個不合常理,我還是選了。)

2. Yu?

「是不是殿下幫我蓋的?」

但是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剛剛看到我哥哥在辦公室裡。」

那我想應該是Yu蓋的。我折起毯子,心裡想起Yu的臉。

然後毯子散發出某種柔軟的香味。這個香味...好像有點像Glenn王子的味道。

「我們走吧,Christine,去吃早餐。」Alan王子充滿活力地拉著我的手臂。

我好像曾經在某個地方看過和Alan王子很像的眼睛。Alan王子長的有點像我夢中的男孩...

雖然Alan王子不可能在那時之前出生。

「怎麼了? 妳又想睡了嗎?」

「我沒有要睡! 要走了嗎?」我握著Alan的手,一起走向餐廳。

 

「請問你在嗎,殿下?」

吃完早餐後,我又去了Glenn王子的辦公室。他邊準備演講邊在辦公室裡吃早餐。

因為我還沒給他護身符,所以又去敲了他的門。

「有人在嗎...?」

「妳第一次敲我就聽到了!」

門緩緩地打開,Glenn王子從門裡看出來。

「我才剛換好衣服。」王子說。

「我很抱歉。」我向王子鞠躬,而Glenn王子順手扒了頭髮,看起來有點困擾。

Glenn王子6  

「妳不需要道歉。進來。」他邊說邊示意我進來。

 

Glenn王子背對著陽光,挺直地站著。

他穿著我設計的服裝,看起來非常高貴,儼然是位皇室的王子。

他看起來比18歲還要大上許多。

「不要只是站在那裡,妳有事情才來的,對吧?」

Glenn王子瞇起眼睛,冷冷地看著我。

「呃,嗯,事實上...」我摸索口袋,想找到護身符,它應該要在口袋裡的,但是不見了。

我有把它掉在哪嗎?

我盯著Glenn王子看,然後他笑了起來,接著他伸手摸了我的臉。

「呃,幹嘛?」

「我要讀妳的心,看看妳在找什麼。」

「讀我的心?」他在說什麼?

我看起來一定很困惑,所以Glenn王子開心地大笑起來。

但他還是把手放在我的臉上,然後閉起眼睛。

「妳找的東西放在一個粉紅色的信封裡。」

「什麼?!」

 

Glenn慢慢睜開眼,然後直視我的眼睛。沒錯,我的確是放在那個信封裡。

那是什麼顏色?

1. 藍色。

2. 粉紅色。(O)

「對,是粉紅色的信封。」他怎麼知道?

我看起來一定是很驚訝,然後Glenn王子突然轉過身去,似乎有點顫抖。

「噗...」

「怎麼了?」我走向他。

Glenn王子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的表情滿是開懷。

「咳! 沒什麼! 我只是在想我今天的靈感還滿靈驗的。」

「喔...」他表現得真奇怪...

Glenn王子清清喉嚨,然後又擺回原本的姿勢。

「我現在在讀妳的想法。」

「好。」

我點點頭,然後看著Glenn王子。Glenn王子深呼吸,把雙手放在我臉上。

「在信封裡的東西大概有2吋長,那是妳為某人做的護身符。」Glenn王子邊說邊看我的反應。

會不會是...?

「你是不是撿到我遺失的東西,殿下?」

 12-E5579586-6793-960  

「妳反應好遲鈍,我以為我一提到粉紅色信封,妳就會馬上會意的。妳真的相信我能讀到妳在想什麼?」Glenn王子邊笑邊拿出口袋裡的護身符。

「還...還給我!」我向Glenn王子靠過去,伸手要拿護身符,但是Glenn王子把護身符高舉過頭不讓我拿。

「這是我的不是嗎? 上面有我的名字。」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直接拿走啊!」我伸手要拿護身符,但是Glenn王子太高,我根本拿不到。

「真可憐,妳永遠也拿不到。而且這是妳做給我的,我沒有任何理由要還給妳吧。」

Glenn2  

Glenn王子看著我調皮地笑。

「我又沒有說要給你! 你怎麼可以作弄比你大的人! 」

Glenn王子的笑容突然消失。然後他把護身符放在我的手掌心。

Glenn  

為什麼他突然...?

「這和年齡沒有關係;如果妳要睡覺,妳就應該回床上睡。」

「不好意思?」他看到我睡在那張長椅上了...

「跟妳年紀一樣大的人,不會到哪裡都可以睡。」Glenn王子很不高興地說這些話。

 跟我一樣大的人?

「這和年紀有關係嗎?」

「有關係!」

「好吧,我為我的年紀跟你道歉,對不起!」我緊握住護身符,然後轉身背對Glenn王子,我跑向門,把手放在門把上。

我努力做的護身符都白費了...是我自己想要給他的...

當我這麼想時,Glenn王子用手把門推上。

「還有什麼事嗎?」我咬著嘴唇,試著不去看他。護身符根本是白費的,為什麼我要這麼努力地做出來?

我想離開但是沒有辦法,我也沒辦法抬頭,然後Glenn王子在耳邊輕輕地說: 「我很抱歉,我反應過度了。」

他道歉了?

「我不是有意這麼說的。」

Glenn王子僵住,用手撥了撥頭髮,好像不知道該說什麼才不會傷到我。

「這的確和年齡無關,我要說的是女人不應該單獨睡在外面。」

Glenn王子...

12-27FF0AA2-6819-960  

他說完這些話以後,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正當我們對望時...突然有人敲了門。

「時間差不多了,殿下,Kaneda家族已經到了。」Yu說。

「時間已經到了...」王子一聽到Kaneda這個字,表情就罩上一層陰影。他真的很不喜歡Kaneda爵士...

「嗯...」我做護身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但是我不能就這樣給他,我看著我手上的護身符,然後Glenn王子把它拿走。

「?!」我感覺他的指尖擦過我的皮膚。

「這個可以借我嗎? 剛剛它讓我放鬆不少。」

「噢,好。晚點...」他沒等我答覆,就拿著護身符開門離去,他離開的時候伸手搓亂我的頭髮,然後就消失在門廊中。

 

遊行即將到尾聲,人民們臉帶微笑,等著Glenn王子現身。

「恭喜殿下成年了!」人民們說著。

「好多人...」

「Christine,等我們出去街上,會有比這裡多上兩倍的人。」Alan王子說。

「真的嗎?」

我小的時候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些遊行,但是這次遊行比以往我看過的都還要盛大。

「今天學校和機關都休息,所以所有的人都會聚集在一起。」我驚訝的看著Yu,他對著我笑。

「比起在電視上看到的,直接看到現場更讓人印象深刻...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祝福王子。」我和Yu以及Alan王子站在露台上,看著下方的遊行活動。

至少有幾萬人在現場,看到這樣的景象,我無法克制我的驚訝。

「公主! 你看! 我哥哥的車子在這裡!」Alan指向下方的路上,我看到一台裝飾著美麗花朵的敞篷車。

「恭賀殿下!」

「噢!!!殿下!!!」

「謝謝大家,感謝你們,我才得以順利成年。」Glenn面帶微笑轉向人民,他流暢地演說,我看見一個不同的Glenn王子。

「真不敢相信我曾經覺得和他很近...」他確實活在一個和我截然不同的世界...我在說什麼? 這是當然的,畢竟他是一個王子。

我想著這些事,Alan王子拉拉我的襯衫。「妳看! 是父王和母后!」

「喔? 在哪裡?」

「在Glenn王子後面的那台車子上。」Yu指向那台車,我順著他指的方向往下看。

「Kashiragi家族將永遠和人民站在一起,請大家看著Glenn王子成長。」國王對著Orien的人民演說。

我想Glenn王子遺傳到國王的某些特徵,雖然他看起來更嚴肅。

所以那就是國王和皇后...? 

「稍後我想向他們致意。」

「我很抱歉,這可能有點困難。」Yu說。

「為什麼?」

「他們只有在遊行的時候回來,遊行一結束他們又要繼續開始工作。」

「我知道了...」

「...」Alan王子聽著我們的對話,眼睛注視著地板,好像很難過。

Alan...

我輕輕地捏Alan王子的手,然後他像以往一樣對著我笑。

「我很好,我有哥哥,Yu還有Christine陪著我。」

「對,改天我們再一起吃飯。」我緊握Alan王子的手,然後相視微笑。

Yu看著我們的互動,對我溫暖地笑著。

「妳似乎有讓人打起精神的天份啊,Christine。」

「什麼意思?」

「昨天晚上我和殿下討論接下來的晚餐宴會,本來他說他覺得很不舒服。」

「Glenn王子...?」

「但是遊行開始時,他已經轉換心情,變得比較開朗了。」

真的嗎?

Yu好像還想說什麼,他把手放在下巴上,「突然想到,我看到殿下今天早上散步的時候,滿臉笑容耶。我看到他手上拿著毯子,妳知道那是要做什麼用的嗎?」

「毯子...」

Yu說的話讓我突然拼湊起早上讓我疑惑的那些事。所以是Glenn王子把毯子蓋在我身上,然後拿走護身符的?

接著就是我醒來之後發生的那些事情了。

所以是Glenn王子....

我突然開始想像Glenn王子自己拿著毯子,滿臉笑容的樣子,我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笑了。

奇怪的王子。

接著我注意到下面的情況,我有種很詭異的感覺,然後開始環顧Kaneda爵士是不是在附近。

「妳看起來挺開心的,可以跟我分享嗎?」他的笑容是如此冰冷,冰冷的可以把太陽凍結。

所有在Nobel Michel城堡發生的不愉快事情全都湧現出來。

「叔叔你想做什麼? 我今天不會讓你留下公主的! 」

「Alan...」

Alan張開雙臂站在我的前面,眼睛瞪著Kaneda爵士。

爵士聳聳肩,笑一笑,「噢,真可怕,我現在應該逃走嗎?」

是什麼把他吹來這的?

Alan和我警戒地站著,Kaneda爵士則是拍拍Yu的肩膀。

「Yu,我有話跟你說,跟我來。」

「我嗎,爵士?」

「你要跟Yu說話?」

Yu聽到爵士的話,看起來很驚訝。

「請恕我們離開,Alan王子,Christine。我希望改天可以和你們愉快地聚ㄧ聚。」

爵士詭異地笑著,然後和Yu一起離開露台。

他找Yu究竟是要做什麼?

我跟Alan王子則是交換驚訝的眼神,說不出話來。

 

遊行結束後,城鎮裡有煙火慶祝大會,我在我的房間看煙火,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希望Yu沒事...」後來他看起來沒事地繼續工作。

「不知道王子和Kaneda爵士的晚餐宴會如何了?」這時,有人敲了門。

「這個時候會是誰?」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門。

 

「是誰...?」我從門縫往外看,然後看到我做的護身符。

是那個護身符...? 也就是說...

「妳為什麼這麼慌張?」

 「殿下...」

Glenn王子看到我臉上的震驚,嘆了一口氣。

「怪人。....不,我是說,這個。謝謝妳,它還算有用。」

Glenn王子伸出手,把護身符還給我。他一定一直拿著它,因為護身符很溫暖。

「你不用還給我,因為那是做給你的。」

它還算有用...

這些話讓我心情振奮一些,因為我想我或許有幫到他。

「在妳說了我不應該擅自拿走而且又沒有說要給我之後...我想妳那時是真的這麼想的。」

Glenn王子又用之前說話的口氣說話了,但是他的表情很柔和。

「不管怎樣,它的確有幫上忙。另外,妳接下來幾天有空嗎?」

「欸? 怎麼了?」

「還記得昨天我跟Yu在討論的事情嗎? 等到遊行結束,就安排一些假期行程。」

我想我應該記得...昨天在車子裡說的。

「我們要去旅行,所以開始準備吧。」

Glenn  

「我跟你要一起去?」我有點嚇到地問,Glenn王子則是睜大眼睛,他的耳根同時紅了。

Glenn9  

「當然不是! Alan也要去,所以如果妳不去的話會很麻煩的! 」

Glenn10  

王子頓了頓,「就是這樣,所以明天之前準備好。」

Glenn  

王子很快說完,我還來不及回答,他就已經轉身離去。

「我在想什麼...當然那就是他叫我去的原因...」

但是和Glenn和Alan王子的假期,不知道我們會去哪裡?

我發現自己開始興奮起來。我終於開始習慣我身為皇室設計師的新生活。

而且我開始慢慢地了解Glenn王子了,有些事情正在改變...我沒辦法忽視這些感覺。

 

-----------------------------------------------------

接下來是存錢買衣服任務,估計大概要存一~二週XD

不過存到以後就可以閱讀10節...我想慢慢來就好吧...畢竟後面還有兩個存錢任務呢XD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晨月 的頭像
沐晨月

晨月˙獨白

沐晨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