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非原創作品,乃App乙女文字遊戲Be My Princess之翻譯作品。

Figure, Close to Yu

「妳還不來吃早餐嗎?」

鳥兒的歌聲伴隨著Glenn王子的聲音迴盪著。

我試著想睜開沉重的眼皮,從床上坐起來。

「已經早上了?」柔和的陽光從天窗照進來灑在我身上,我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快10點了。

什麼? 已經這麼晚了?

「還有...我昨天是怎麼回房間的?」

昨天晚上我哄Alan睡著後,在跟Glenn王子說話,但是我一點都沒有印象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我想不起來...

「喂,妳覺得不舒服嗎?」Glenn王子敲門,在門外問著。

我穿上羊毛衫,把門打開。

「妳至少應該回答我吧。」

「我很抱歉,我一定是睡死了。」

「沒關係,畢竟現在是假期。妳要在房間吃嗎? 我休假的時候常常讓人把早餐帶進房間,在床上吃。」

聽起來就像是名人會做的事...

「不、不,我不用。」

「那就照妳說的。如果妳覺得累的話,就放輕鬆點。」

「好,謝謝你。」Glenn王子今天似乎比平常都還要友善,他用他平常說話的語調說話,但是今天的口氣卻不帶刺。

「妳又在放空了,別告訴我妳連站著都可以睡著。」

「我沒有睡著...」

「妳似乎有在哪裡都可以睡著的天份,所以我假設妳應該是睡著了。」

Glenn2  

「你是什麼意思?」

「沒事。妳換好衣服後,就過來客廳。」他說完後,就走回客廳去了。

啊...但是我怎麼會睡得這麼晚啊? 大概是因為我習慣讓Yu叫我起床吃早餐了。我完全睡過頭了。

我輕輕嘆氣,安靜把門帶上。

 

正當Christine努力抹去睡意時,Yu去某位人士的宅邸拜訪。那個人是...

「Yu,謝謝你過來。」Kaneda爵士說。

「我很榮幸受到你的邀請,Kaneda爵士。但是我有些疑惑,為什麼您要邀請我來這?」

Yu視線直盯著爵士,試著想要把他弄清楚。

Kaneda注意到Yu的視線,然後微笑。

「因為我了解你,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你的價值不應只有如此。」

「價值? 你的意思是?」

爵士把一本資料放在桌上。

「你想不想和名門聯姻?」

「你要我娶某個人?」Yu無法理解爵士的意圖,他僵在原地。

 

「公主,我們今天可以一起玩了嗎?」

在早午餐後,Alan爬上我的大腿,快樂地坐在大腿上。看起來他已經完全復原了。

「今天是個適合出門的日子,你想不想去外面玩?」

「離這裡不遠的地方有一條河,你們可以去那裡釣魚。」Glenn王子邊看報紙邊說。

然後我的思考又再一次掉入了昨晚的事情之中...我們昨天聊到關於Glenn王子童年的事...在那之後發生什麼事呢?

對,他說他想聽音樂盒的音樂...我睡著之前的記憶又回來了。

「啊!」

「怎麼? 妳怎麼那個臉?」

「昨天晚上,我有...」

1. 夢遊?

2. 睡著?(O)

「...我有睡著嗎?」

「就在妳跟我說我會睡著之後,妳自己就睡著了。」

我好像有說過那樣的話...

Glenn王子充滿興味地看著我。同時,在我睡著前的那一刻的記憶浮上心頭。

「而且妳倒在我的肩膀上打呼。」

「真、真的嗎?! 我很抱歉,真糟糕...」我雙手抱頭,Glenn王子則是開心地笑了起來。

「告訴我,我沒有做什麼其他奇怪的事吧...」

「妳想親我。」

「你騙人的對吧?」

「當然啊...難道妳想讓它成真嗎?」

Glenn2  

Glenn王子邊讀我的心思,邊嘲弄地大笑。

他真的是很殘忍...

「如果我有造成你的麻煩,我很抱歉。」

任何女孩都會很忌妒我能和Glenn王子待在一起,然而我卻疲倦地進入夢鄉了。

這代表我不是女人嗎?

「所以殿下,你就帶我回房間了嗎?」

我笨拙地問了Glenn王子這個問題,他的臉突然紅了。

Glenn9  

「因、因為看起來沒有其他選擇啊,我不能就這樣把妳留在那裡。」

所以他把我抱回房間...

「對,謝謝你,我才能夠睡得很安穩。我想我夢到自己在搖籃裡,是因為殿下您當時抱著我吧。」

「...」

Glenn12  

「不管怎樣,我很抱歉,像那樣把我抱起來應該是很吃力的事情吧。」

我自嘲地說,Glenn王子則是咬了唇。

他看向一旁,簡短地說:「不會,那沒什麼。我每次都這樣抱Alan。」

他表情困窘地把視線轉回報紙上。

然後,我聽到手機鈴聲響起。

「哥哥,你的手機響了,是Yu打來的。」

「他要做什麼? 他跟我說他今天很忙的。」Glenn王子有點困惑,他從Alan手上接起電話。

我看見Glenn王子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到。可以請你做些必要的安排嗎?」

王子掛掉電話,開始打包行李。

「你為什麼要打包行李呢?」Alan問。

「你也要開始準備,等等就要走了。我們直接回皇宮。」

「什麼? 可是我們還有幾天的假期耶!」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問。

「之前有個上將試著要發動政變,他被判以流放之刑。關於流放的會議要提前舉行。國王和皇后也為了此會議提前回國了。」

「父王和母后已經...」

因為發動政變而被流放...我一直忘了在我眼前的這個人是Orien王國的王子...

原本在別墅中的愉快氣氛,瞬間緊張起來,Alan王子則是看起來很興奮。

「你覺得我們可以見到父王和母后嗎?」

「很有可能。」Glenn王子悲傷地對弟弟微笑。

我很難了解這個微笑背後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很快地,我們上了車,往皇宮駛去。我們短暫的假期以令人失望的方式結束了。

「我很抱歉打擾你們的假期。」Yu說。

「你不用道歉。會議已經開始了嗎?」

「是的,每個人都已經在大廳就座了。」

我們一到皇宮,Yu就前來招呼我們。Yu向Glenn王子簡短地解釋,然後走向大廳。

「Christine,我很抱歉打亂了你們的行程。」

「不會,我沒關係的。你還好嗎,Yu?」

「呃?」Yu驚訝地看著我。

「嗯,聽起來你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處裡。」

Yu聽到我的問題,臉上罩上一層薄雲,似乎他正在為某件事情掙扎。

「今天不處裡也沒關係,所以不需要擔心。」Yu勉強擠出微笑,然後輕輕拍我的頭。

接著他恢復原本的笑容,在Alan王子前單膝跪下。

「殿下,在旅行過後,您一定累了吧? 我聽說主廚做了一些焦糖布蕾,你要不要吃一些? Pearl小姐,妳要不要也吃ㄧ些呢?

Yu的臉部表情轉換回「工作模式」,他溫暖地對我們笑。

但是Alan的注意力都被大廳給吸走了。

「你知道父王和母后在會議結束後,有沒有時間呢?」

「我想這要視會議的進度而定。我很抱歉,我不知道...」

「我知道了...」

Alan歛下眼,拉拉我的裙子,他的手微微發抖,想要抑制快要掉出來的眼淚。

我知道了,Alan想爸爸媽媽...他總是想表現得很勇敢,但他一定很寂寞。

我握住他的手,輕輕地捏著,全心對他微笑。(這句很難翻,原文I smiled at him with everthing I had.)

「我希望陛下們等等會有時間,然後你等一下就可以看到他們了,Alan。」

「我是男人,所以我很勇敢,才不會難過。」

「當然,勇敢的Alan,現在我們可以去吃甜點,等你哥哥回來嗎?」

「好。」

我以前覺得Alan和Glenn王子一點都不像...但是其實他們的個性都很倔強。

我微笑,牽著Alan的手走向用膳廳。

 

「這焦糖布蕾真是太好吃了!」

「我們的主廚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喔!」

我們在用膳廳聊天,Alan的臉整個亮了起來。

此時,用膳廳的門打開,Glenn王子走了進來。會議已經結束了。

「哥哥,會議進行得如何?父王和母后有沒和你一起來嗎? 他們會在這裡待一下嗎?」

「我等等要跟你談談,Alan,到我辦公室來。」Glenn王子看著Alan,無力地說。

他的表情看起來有點痛苦,接著就離開了用膳廳。

他不是只是要跟Alan討論他們的父王母后的事情嗎?

「不知道殿下怎麼了?」

「公主,跟我一起來...一定不會是好消息...」

「好,但是我只跟你到辦公室門前,如果我進去的話,會打擾到你們的。」

「沒關係。」Alan的雙拳握緊,垂在大腿旁,我看了很不忍心,不知道這對Alan來說會是多痛苦的事情。

 

「抱歉打擾了,我帶Alan一起過來了。」

「...」我輕敲門,慢慢把門打開。Glenn王子坐在房間正中央的椅子上,他的表情很困擾。

「謝謝妳帶他過來。」

「不會,那麼我就先離開了。」

「妳留下來,反正妳之後都會知道。」知道什麼?

我搖搖頭,試著搞清楚現在的情況。這時,Alan走向Glenn王子。

「父王跟母后呢?」

「因為今天的事情,國王和皇后的行程被打斷了,所以我想他們沒辦法和我們一起慶祝你的生日。」

生日? 我知道了...Alan一直在期待這件事...

他已經習慣沒有爸媽在身邊了,但是他一定希望在他的生日,父母可以跟他在一起。

「不公平! 他們之前說好會在我生日的時候和我一起慶祝的!」

「沒辦法,他們要工作。」

「但是每次都是這樣! 他們聖誕節的時候,還有去年我生日都沒有來!」Alan抱著Glenn王子的腿,一邊抗議。

「我說了,這是沒有辦法的,你就快6歲了,應該要能習慣這件事。」

「有一大群人都會慶祝你的生日! 而且你生日的時候,父王母后都會回來!」

Alan王子低下頭來,Glenn王子聽到這些話,看起來很痛苦。

「我只是想要...」Alan王子小聲地說,抬頭看Glenn王子。

「我討厭你! 我討厭父王母后! 我討厭你們所有的人!」Alan開始宣洩所有積壓在他心裡的感覺,他淚流不止,衝出了房間。

「Alan!」

「讓他去吧。」

「但、但是...」

「不管妳說什麼,他今天心情都不會好起來的。而且計畫改變是很正常的事,Alan必須了解習慣這些事是必要的。」

Glenn王子冷靜的聲音中帶著悲傷,他的話還有他的表情都告訴我,當他還是孩子時,事情總是這樣的。

或許這也沒有辦法...但是我卻對感到Alan很抱歉。

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可以做的嗎?

1. 和國王商量。(O)

2. 和Glenn商量。

「難道在他的生日時就什麼也沒辦法做嗎? 或許我們可以讓國王知道Alan的感受?」

「妳要國王因為他的生日而改變計畫嗎?」Glenn王子靠在辦公桌上,嘆了一口氣。

「我想這是不可能的。」我說。

「的確是。我們得自己想辦法,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Alan冷靜下來。」

我們要怎麼讓Alan開心呢? 但只要想想看,總會有辦法的。

就算沒有國王和皇后,我們也能處理的...我們也可以幫他辦個小型生日派對?

「殿下,我在想...」

「怎麼了? 告訴我。」

我正要說「我們幫他辦生日派對,就只有我們三個還有Yu」...這時,有人敲了門。

「殿下,被判流放的上將有些訊息要告訴你。」

太好了,Yu來了,我可以跟他討論生日派對的事情了。

「好,告訴他我就在這裡。」

王子轉頭對我說:「妳在這等,我回來的時候再聽妳要說什麼。」

「好。」我點點頭,Glenn王子走向門廊。

「所以我們要辦什麼樣的派對呢...」

我可以自己準備餐點...

「他想要一個他自己的音樂盒,所以這個可以當他的生日禮物。我們應該要在用膳廳舉行,或者是在他房間給他驚喜呢?」

我手戳著下巴一邊思考著。

突然,一陣風從開著的窗戶吹進來,把桌上的紙吹得四處散落。

「啊啊! 文件都飛走了!」我得把這些紙都放回去...

我馬上把窗戶關上,快速地撿起四處散落的紙,把它們都放回桌上。

然後我看到不可能會出現在那裡的東西。

這不是我給Taro的那隻向日葵筆嗎...?

 

某個夏天的某日,我跑出門,受夠了幫忙家裡生意的事情,遇見了一個叫做Taro的神秘男孩。

但是我們在一起玩耍的時間很短,然後就分開了。

「不管我們分得多遠,我們永遠都在一起。」我拿出他送我的向日葵戒指,他看起來很高興,拿出我送他的向日葵筆。

這是代表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的記號。」我們半笑半哭地握緊雙手。

 

「為什麼這支筆在這裡...?」

大概只是剛好很像吧...而且他們的名字不一樣。

我這樣告訴自己,伸手要拿那隻筆。突然,Glenn王子抓住我的手。

「不要碰那隻筆。」

「殿下...」

Glenn王子回到了辦公室,他的眼神裡閃現著憤怒。

「我叫妳在這裡等,但是沒叫妳碰我的東西!」

「我、我很抱歉...」

「出去。」

「什麼...?」我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有事情發生了,我要準備出門了。」

「我知道了...」王子的聲音聽起來好冷,好遙遠。

我說不出話來,覺得有些暈眩。

「我們可以明天再繼續討論。」

「好,好吧...」

「出去吧,我得開始準備了。」Glenn王子趕著開始準備,好像要把我趕出去一樣。

我快速鞠躬,趕緊離開了辦公室。

 

「我不知道Glenn王子到底在生什麼氣...」明天我一定要好好道歉。

但是那隻筆為什麼...

各種思緒在我的腦中盤旋,我滿腦子都在想這件事,突然看到Yu走過去。

啊,我應該問問Yu我們可以幫Alan做些什麼...

我正要走向他,然後止住腳步。

Yu好像跟某個人在講電話...

「是的,關於那件事...我會在最後期限前回覆您的。」

他在講電話...那我現在應該要回房間了。

我嘆了一口氣,走回我房間。

 

「你今天做了不少事。關於結婚的提議,我期待很快就能聽到你的答覆。下次以前。」

Kaneda爵士掛上電話,他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

Yu在跟Kaneda爵士講電話。

「看起來我多年的計畫終於要實現了。」

爵士獨自待在房間,他的笑容變得讓人越來越不安,他的眼神裡藏著一絲瘋狂。

 

「到今天早上前,我們都還在愉快地放假啊...」我坐在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突然掛在牆上的畫掉下來,滾到地板上。

「咦?畫掛斷了嗎?」我充滿疑惑地撿起地上的畫,掛回牆上。

但是...

 

「出去。」

 

王子的聲音非常銳利,我不認為他會那樣和我說話。

我想起剛剛和王子在一起的情景,胸口緊悶起來。

「雖然他之前常常那樣...我為什麼現在還要這麼吃驚?」

我開始緊張起來,不是因為王子的那些話,而是因為自己的心跳加速。

「一直想那些事也沒用...還是繼續縫紉吧,我知道,有一件設計做到一半,我得把它完成。」

我拿出我的縫紉機,好藉以釐清思緒。

當我使用這些我熟悉的機械...我覺得自己比較冷靜了。

但這時我並不知道...

有些惡意的計畫正在進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晨月 的頭像
沐晨月

晨月˙獨白

沐晨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