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非原創作品,乃App乙女文字遊戲Be My Princess之翻譯作品。

For Old Aquaintance's Sake

「這篇報導的內容是假的,它把殿下寫成是主動攻擊他人的那方!

Glenn王子用拳頭保護我免受那些流氓的侵擾,現在這件事情被有名的雜誌給披露出來了。

上面寫王子是錯的那方...這篇文章實在是太過分了!

「它的確是扭曲了事實...『Glenn王子惡意攻擊善良市民』...這句話殺傷力特別大。」Yu擔憂地說。

「『民眾的聲音: 我們擔心Glenn王子即將成為Orien未來的國王...』嗯...好吧,我得說不管誰看到這樣的照片都會憂心的。」

Glenn2  

 

Glenn王子把雜誌丟到垃圾桶裡,大笑起來。他好像不是很擔心這件事,但是...這篇報導的內容裡面真的有些古怪。

請選擇一個選項:

1. 抱怨出版業者。

2. 讓人民知道真相。(O)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跟群眾說出真相?」

我想媒體一點用都沒有...在我所認識的人中,已經有人因為媒體而受傷害了。

Monsieur Pierre,在他的公司歇業後,現在還不斷努力從事設計工作。我不希望Glenn王子也被同樣的方式傷害。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人民知道真相呢?」Yu問。

「或許召開記者會,或是透過網際網路吧? 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那這張照片就會被大肆傳播的。」

我斂下眼,Glenn王子對我微笑。

「謝謝妳的關心,但我認為我們現在不用採取任何行動。」

他的意思是...?

「如果我們現在採取行動,那麼只會讓他們火上加油,讓他們有更多素材來寫報導。」

「是的,而這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Yu認同地說。

「這樣一來,就剛好正中他們下懷。」

Glenn王子咬唇,眉頭皺了起來,似乎想到某個特定人士。

「但是殿下你這麼做只不過是想救我而已!」

「Yu,難道就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了嗎?」Alan含淚問Yu。

「我想想看。我相信我們一定得準備什麼,這件事情馬上就會傳到陛下們的耳裡的。」Yu用手支著下巴一邊思考,嘆了口氣。

現在房間裡的陰鬱氣氛更加重了。

關於這整件事,我真的感覺很糟...

「打起精神,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對這整個不實報導保持緘默的話,等事情過去就沒事了。」

Glenn王子頓了頓,突然說: 「現在是早餐時間不是嗎? 我還有些工作要做,妳和Alan先去吃吧。」

12-E5579586-6793-960  

Glenn王子開玩笑地笑笑,然後開始動手清理他的桌面。

 

「我哥哥真的不會有事嗎?」

我和Alan正在前往用膳廳的路上,Alan低聲問我,顯然他非常擔心,我自己也是放心不下,回頭看了辦公室門一眼。

把事情就這樣放下,真的沒問題嗎? 都是因為王子為了救我,這些事情才會發生。

我沒辦法隱藏我的憤怒,Yu看到我臉上的表情。

「妳好像沒辦法釋懷耶,妳不會有事吧? 我想不管妳在不在意,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所以請不要再讓妳自己心煩了。」

「但是如果因為這件事,人民因此失去對Glenn王子的信任呢...?」

「人民不會這麼輕易就失去對他的信任的,以前也曾經有類似的事情發生。」Yu有信心地說。

「但是媒體真的很殘忍...」

「妳是想起了Monsieur Pierre嗎?」

「對。」Monsieur Pierre單單只是因為一個新聞標題就被迫歇業了,當時我看到他飽受壓力,充滿痛苦,到現在我仍無法忘記那種感覺。

「Glenn王子是6個王國接班人中年紀最小的,就因為如此,殿下總是不被信賴,但是為了扭轉這種偏見,他非常努力工作,因此殿下不會輕易被這種事情打敗的。我們要相信他,在他需要的時候支持他。」Yu笑著說。

「你說得對,這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Yu看到我稍作釋懷,對我微笑。

這時,我聽到Alan的聲音從大廳傳來。

「公主! 為什麼你們還在那裡! 我走著發現只剩下我一個人,害我嚇到! 快點來用膳廳!」

「抱、抱歉,我馬上來!」我苦笑一下,馬上前往用膳廳。

Yu看著Christine離去的背影,心裡想起某個男人的臉。

「我不認為他能馬上達成目的,他真的打算擊垮Kashiragi家族...」

Yu心裡非常清楚這整件事情真正的目的是什麼,而且他有種感覺,他自己即將被捲入整場暴風的核心。

 

「這裡就是Glenn王子涉入暴力事件的發生地點。根據報導,當時在現場的那名女子...」

「Glenn王子將一名男子擊倒在地後,就搭上禮車逃逸。」

今天一整天,電視都在不停播放類似的新聞,我把電視關掉,躺倒在床鋪上。

「整件事情好像越遠越烈了...」

我想不管妳在不在意,這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Yu所說的我都知道...但不管怎樣,我還是得去道歉。

我下了床,往王子的辦公室走去。

 

不知道王子還在不在辦公室裡?

「嗯? 辦公室的門是開著的...」

我看見辦公室裡的燈光瀉出門廊,我站在門口,想判斷裡面發生什麼事。

我可以感覺到夜晚的冷空氣凝在我的臉上...有窗戶打開了嗎?

「殿下? 你在裡面嗎?」

我敲敲門,單腳踏入房間。

 

「我們才再度相會,現在卻以這種糟糕的方式開始。」Glenn王子站在房外露台,晚風吹打王子的頭髮,他抬頭看著星空。

他從口袋拿出向日葵筆,低頭看著。

「我很抱歉,但是我承諾會保護你的。」Glenn王子輕聲地說,就好像在跟真正的Christine說話。

這時,他聽見房間裡有聲音傳出。

「那聲音是...」

Glenn  

「晚安,殿下,你在露台嗎?我有敲門喔。門是打開的,我想窗戶也是開的,所以我就有點擔心...但是,不...我很抱歉我就這樣走進來。」

我之前曾經因為碰他的東西而惹怒他,所以我還是小心為好。

「妳不需要道歉,先前發生的事情一定讓妳很沮喪。抱歉之前對妳這麼嚴厲,我不知道妳就是給我這支筆的人。」

Glenn2  

王子溫暖地笑了,他撫順被風吹亂的頭髮。

這支...?

他現在握著那支向日葵筆。

「那支筆...」

「嗯? 噢這是...」

Glenn9  

「你到現在還會用那支筆嗎?」

「當然沒有! 我只是剛好握著...就這樣...」

Glenn10  

王子結結巴巴,他的臉紅透了。

我看著這樣的他,會心一笑。就算他已經沒有在用那支筆了,他還是很珍惜它...光是這樣,就讓我很開心了。

「別說這個,妳來這裡有事嗎?」(That aside, what was it you wanted?一開始會有點看不懂,不過第一句有種"把那件事擺一邊的感覺",第一次看到這種表達方式,很有趣)

「嗯...我很抱歉,關於那篇報導的事。你到那裡去救我,結果事情卻變成這樣...」

王子的表情動搖,他把視線轉開。

「我才是那個應該跟妳說抱歉的人,因為我讓妳捲入皇室家族的問題中...」

「這件事情發生,不是你的錯。」

「對他們來說,妳只是讓他們達成手段的工具...媒體總是對皇室醜聞非常感興趣。別人總是告訴我我太年輕、太沒有擔當,已經不知道被說了幾次...」

Glenn王子6  

王子頓了頓,繼續說: 「但是我知道,只要我繼續努力下去,做對的事情,那麼他們對我的看法也就會隨之改觀。」

Glenn8  

Glenn王子看著遠方的路燈,表情看來相當成熟。

他的心境和姿態已經能夠習慣面對人民以及媒體的言論...我知道,他一定是承受著各種磨難直到現在。

「你一直都過得這麼辛苦...」

「以後只會越來越辛苦,但是這是我的工作...本該如此。」

必須承擔所有事情,面對問題孤單前進。想像著Glenn王子必須面對的困難...我的心痛了起來。

「如果有任何事情我可以幫上忙的,就告訴我。」

「妳覺得我沒辦法自己處理事情,因為我比妳還要年輕嗎?」他抓抓頭,好像沒有抓到我的意思。

但是我沒有回話,我只是繼續說下去。

「這和年齡無關,但是你可以試著依賴別人。」

「我怕自己如果這麼做,就停不下來...而且我不知道如何依賴他人。」

「那麼,以老朋友的立場,讓我聽聽你的煩惱呢? 以前你和我說的事情都和當王子無關。」

「以老朋友的立場...」

Glenn  

「如果妳堅持的話,那我可以跟妳說一些事情,但是有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我好奇看著他,他舉起兩根手指。

「第一,不要這麼拘謹,第二,不要叫我殿下。如果妳不用普通的方式和我對話,我就沒辦法正常跟妳說話。」

Glenn12  

Glenn王子說著,他的臉微微紅了。

我不介意隨性和他對話,但是我要怎麼稱呼他?

「嗯,那麼...」

1. Glenn王子...

2. Glenn... (羞)

「Glenn...」

「好多了,這樣比較自然。」

Glenn2  

Glenn王子隨意用手撥了頭髮,他的笑容能夠融化他人的心。

這樣的他充滿魅力,我覺得自己好像困窘得臉紅了起來。

不...我不能直接稱呼他的名字...

「我可不可以叫你Glenn王子?」

「為什麼?」

12-E5579586-6793-960  

「感覺不太對。」

「我不覺得,不過妳怎麼叫都可以。」

呃...光是直喚他的名字就已經讓我飽受緊張折磨了...

「那你也會直呼我的名字嗎?」

「當然,如果我要的話。」

Glenn  

「叫叫看。」我說。

「不要...現在叫有點奇怪...」

12-27FF0AA2-6819-960  

「這樣不是有點不公平嗎?」

「我不要現在叫! 現在,妳在這裡直接叫我的名字!」

Glenn10  

「啊...呃...」我結結巴巴起來。

「看吧。」

我們相視大笑,這樣隨意聊天的內容變得很有趣。

Glenn王子看起來心情好了些,他的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

「像這個樣子,我心情就好多了。我知道這很突然,但是身為一位老朋友,我能請妳幫我做些事嗎?」

Glenn2  

「當然,你可以依賴我。」我說。

「下星期我得出席六國高峰會。」

「喔?」

「在這段期間,我可以請妳幫我照顧Alan嗎?」

Glenn王子要出國一星期?

「妳可以幫我嗎?」

「當然,身為你的老朋友。」但是...現在我們的距離變得近些,卻馬上又要分開了。

我的心情沉了下來。

「高峰會一結束,我就會馬上回來的。」

Glenn  

「好...」

「不要那種臉...這樣會讓我很難離開的。」

Glenn王子6  

「欸? 我什麼臉?」我疑惑地看著他,王子的臉微微紅了。

「妳有為某件事感到罪惡感嗎?」

「不、沒有,我只是...」

「如果我不在這裡,妳會難過嗎?」王子看著我,他眼裡的光點閃閃而動。

從他的眼裡我看到自己的倒影。一個看起來很難過的自己。

「我想...我會有點難過...」在我意識到之前,我就說出我真正的感覺了。

Glenn王子的表情則是有點驚訝。

「妳不要突然這麼直接,這樣我會不知所措。」

Glenn9  

王子的臉紅了起來。他拍拍我的頭,然後搔亂我頭髮。

「妳這笨蛋,我會在妳知道以前就回來的,而且還會帶些東西回來給妳。」

王子的臉上掛著以前的那種微笑,他熱切的視線、熟悉的音調,都讓我心跳不止。

我發現這一切對我來說都變得很珍貴。

我...我愛上Glenn王子了。

 

直到王子要出國的那天前,我們只要有空檔都待在一起。

只要能夠和對方說話,我就會非常開心,就算聊天的內容僅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但是我越是待在他身邊,一想到他要離開,我就越是難過。

很快地,王子出席六國高峰會的日子來了。

「我現在要出發了,Alan,你要管好你自己,不要因為我出國你就開始哭起來。」

Glenn  

「Christine和Yu都在這裡,我一點都不會難過!」Alan王子躲在我的裙後嘴抗議。

「公主,我們可以一起洗澡,一起睡同一張床喔!」

「好、好...」

「洗澡不行。」

Glenn9  

「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起洗澡? 大人都好奇怪...」Alan王子雙手托臉,一臉不解,我看著他,心裡的難過慢慢消失了。

一個星期...我不知道這到底算長還是短...

「只有一星期而已。一結束我就會馬上回來的。」王子看著我,堅定地點頭。

這時,Yu出現,站在我們之間。

「如果有什麼事情,請立即通知我,我會馬上到您身邊。」

「我會的。國王會在這段期間回國,在那之前,宮內的事情就麻煩你妥善處裡了。」

王子的臉緊繃起來,他示意要我過來。

嗯?什麼事?

我疑惑地走向他,他的唇靠近我耳朵,輕聲說: 「我不在的時候,妳要小心。」

「要小心什麼?」

「嗯,妳之前被奇怪的人糾纏,所以不要自己跑出去...還有不要單獨和Yu在一起...還有...」

我真的得小心提防Yu嗎?

我的表情一定充滿疑惑,Glenn王子皺眉。

「他畢竟是個男人,他之前說過的話讓我很心煩。」

Glenn12  

Glenn王子的話含糊不清,似乎想表達些什麼,但是他的聲音很平靜,所以我無法聽出弦外之音。

但是,他真的很在乎我。

我笑了起來,而Yu的臉也帶著微笑。

「您不需要擔心,我們不會有事的。」Yu說。

「Yu...你幹嘛聽我說話! 只是...自己小心點!」

Glenn10  

Glenn王子藏起自己的羞赧,上了禮車。

我們看禮車離去,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整整一週啊...


「Christine! 換妳了!」

「換我了嗎?」

「換妳轉轉盤了!」

「噢,抱歉。」

喔...我現在正在和Alan玩桌上遊戲。

自從Glenn王子出國後,已經過了5天,儘管他只要再兩天就會回來,我還是覺得這兩天似乎會無盡持續下去...

我感覺毫無希望。我的腦中除了Glenn王子,什麼都沒辦法思考...我得讓自己振作起來...

「妳還好嗎? 妳今天的表情一直很奇怪...」Yu擔心地問。

「不,我沒有,我很好啊! 哈哈哈哈哈....」我勉強擠出笑容,Yu則是有點疑惑地看著我。

這時,房間某處有手機鈴聲響起,那不是我手機的聲音...

「應該是我的電話,請恕我暫時離開一下。」Yu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鍵。

「殿下...? 請問有什麼事嗎?」

什麼?

「是我哥哥打的,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或許是工作上的事?」

我和Alan看Yu講電話,低聲交談。

「是的,您只需要鏈扣和領帶就好嗎?」

「鏈扣和領帶?」

「哥哥好像忘了帶東西了,有時候他會有點心不在焉。」Alan解釋。

「您還需要些什麼嗎? 喔,我知道了,我會的。這些東西不用我拿過去也沒關係嗎?」

Yu和王子對話到一半,表情突然驚訝起來,接著他說: 「是的,我是指Pearl小姐。」

「欸?」Yu笑起來,他對我眨眨眼,我則是滿臉驚異。

Yu一定知道我的感覺...

「陛下們今晚就會回來,所以Alan王子會很乖的。」

「我很乖啊!而且如果妳去找哥哥的話,他一定會很開心的,公主。」Alan在一旁回。

「我會讓Pearl小姐把東西帶過去的,所以您如果還有什麼吩咐,可以直接告訴她。」

「我們要去用膳廳了嗎,殿下? 我聽說主廚做了提拉米蘇喔。」Yu把電話拿給我,對Alan王子提議,接著他輕聲對我說: 「剩下的就交給妳了,祝好運。」

Yu帶著Alan一起離開了房間。謝謝你,Yu...

我看著他們離開,把話筒拿起。

「哈囉,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最近好嗎?我感覺好像好幾年沒跟妳說話了...」

「嗯,對啊...」

Glenn王子熟悉的聲音從話筒另外一邊響起,聽到他的聲音,我的心裡充滿溫暖和喜悅。

「我會把你需要的東西都帶過去的。」

「其實誰帶都沒關係...Yu他...」

「如果我叫Yu帶過去是不是比較好?」

「不,也不是...」Glenn王子話說到一半,梗在喉嚨。

嗯?

「王...」

「我要妳過來。」Glenn王子把我的話打斷,堅定地說。「我想見妳,Christine。」

Glenn王子的嗓音讓我的心融化了,我的心跳越來越快,胸口一股燥熱。

「所以,來見我。」

「好。」我點點頭,感覺自己好像快哭出來了。

「喔,對了。」Glenn王子似乎想起什麼事情。「妳來的時候,記得帶出席派對要穿的衣服。」

「派對?」

「其他資訊還有出國的細節妳可以去問Yu,我等妳。」王子字字句句變得越來越熱切。

我很快就會見到Glenn王子了!

 

「走吧Yu! 有一大盤的提拉米蘇在等我呢!」Alan王子笑得很開心,他對Yu揮揮手。

Yu走在王子的後面,他的表情則是有點失落。「Christine小姐是殿下您的公主,對嗎? 你不介意她不跟你一起去嗎?」

「如果是跟哥哥的話,我不介意,我也很愛哥哥。而且如果公主能和她最在乎的人在一起的話,那是最好的!」

Alan拍拍胸脯,站了起來。他的臉上溢滿笑容,向用膳廳走去。

我希望你能夠和你最在乎的人在一起。這些話和Christine對他說的是一樣的。

「殿下比我還要寬容太多了...是我建議讓她去見殿下的,為什麼我卻為此事感到這麼沮喪?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從何時開始愛上她的...」

Yu咬唇,跟著Alan離去,但是他的步伐躊躇不定。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晨月˙獨白

沐晨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